2015年11月27日星期五

時隔好久好久了,這學期終究有個屬於自己的星期五,接下來的24個小時都是自己的。心理壓力頓時松了下來,希望待會會是個好覺。 雖然說最早的一個小時還是被所謂的宿舍的活動給佔據掉了。但往往這些所謂多元族群的宿舍活動才會讓人們領悟到一些些基本的道理。別把那些一切一切的行為舉止當作是別人家的杯葛及歧視。若是真的歧視,你也沒有什麼好台階可以下。換作是華族同胞,大家也會在那種場面想盡辦法讓你好好下台。 總結,將心比心。 凌晨兩點多,室友從為了測驗而努力溫書到現在睡的那麼沉。我也從聽著程璧到宋冬野,才發現像這樣的男聲才能讓我在這寂夜裡醒著。 天氣漸冷,身體出現一些狀況也好多朋友生病了。到了這年齡,朋友圈也總是再三傳出身體出大事的消息。才驚覺,健康好重要。 偶爾,社交網站都會看見一大堆文,對馬雲說的一句好有印象。馬雲說:“不要拒絕和你聊健康的朋友“。 我覺得這句好好,應該多學着點。誰理這是不是馬雲說的,反正我不認識馬雲叔叔也和他扯不上邊。而我或許就是這種朋友吧,我朋友們都會覺得有時我擔心的有些誇張,有些煩。 現在又突然發現了現在是凌晨4點了。幹。又爆肝了。 晚安前想說,喜歡宋冬野這種念念唱唱。好體實貼切。 還是學吉他比較實際。 安。

2014年11月25日星期二

人。事。物

(PS:於6月24日後-9月15日間寫)
越來越詞窮、腦塞、語塞。記得去年,傅承得老師的講座裡提到,犧牲。所謂犧牲;才能有一番的造詣。還有靈感是來自一些的細微的觀察;靜靜地看一棵樹、花、草、風、人、車。要慢慢細細地看,細細的想。可是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老師說。

在這靜夜裡,故意開著桌面上的桌燈,不開壁燈(并把房內的燈都關上了;用來裝氣氛、裝Emo來拿靈感捕捉僅存的感觸)。

上了大學,亦或自中學畢業以來,本人就很少再看書了。也或許某些原因,我不想看書吧(詞窮)。同時,也開始了很多往外跑的工作。忙碌的工作更加沒有時間去慢下來看人事物。結果也一路頹廢下去到現在的這把年齡。開始看見朋友越來越多事忙;自己卻越來越沒有了生活感。但我慶幸的是,真實生活裡讓我遇見不錯的人。
這一路下來的人事物,周遭讓我越來越遠離那點點的思路。

打自我送了自己21歲的桃李年華,朋友都在問我部落格。
Emmmmmmm  想說,我每每一些時候都會有標題和內容,但是那丁點的內容,加上本人有限的感觸,是很難生一篇出來的。所以,這樣一來,我也錯過不少的好題材。對於那些我無法記載的事、故事裡的主角;我心裡總有那麼幾句給你/妳的話,我就當作是我以後心靈昇華的籌碼啦。

但願我能像傅老所說的;

有時間有心情  慢慢的細想  和注視周遭的 人。事。物  
並且寫下給你們的那麼幾句話。

2014年9月24日星期三

好久不見

今天和搭檔到華裔學生主要劉流動區買材料辦事。

臨走之前,轉角遇見許久不見的中六同桌。隔著車子的透明車窗與速度,我看見他看見了我,我看見他好用力的想我這揮手。

啊,同學好久不見啊。就連被你邀請出席的座談會我都放飛機,真是不好意思啊。

我喜歡那掛著笑容的臉龐。

是因為熟悉嗎?

是,那很窩心。

好久不見。同學。

2014年9月15日星期一

新學年

進入9月之際,與我的她說,希望9月會對我好一些。9月的第一天迎來的是父母家人離家遠去的早晨。
我是自催說,那是生活變遷。
是,那是生活變遷;我感慨、我傷感。即使8月的最後一夜,我擁著天底下最暖心且熱情的倚偎。對此,我無力。
同一時間,匆匆的就把倫敦的朋友送返國外。再一次的無法好好說再見。心中滿是無奈,只得乾等一些的時間,滄海桑田後,重頭再來說,“HI”。

在這引用好友的一句話,“變化是何等不安,卻無力反抗的事”。
即便小民已不是第一、二次離家。所以呢?還是一樣無力啊。

我的她,隔離彼此的不是那看不到亦捉不了的距離,是那些跳出框框的思路。願你我偕手踏上正途。

親古啊,想念你們啊,願一切安好啊。

在踏上新學年,我深深地聞到校園內焦慮不安的味道。還有看見好多那些懵懂的勇敢。好熱血,就連擦肩而過的我也能感受到那個最熾熱的心。


2014年6月24日星期二

屬於我的桃李年華

I'm officially 21.
20歲的最後幾個夜晚,我回頭望了望。看到那青澀的不行的自己。


謝謝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們。
謝謝前世姻緣
謝謝不嫌多。
謝謝。

昨晚外出聚頭,才發現原來小學的花名,是那麼的熱血。自己誤會了自己那麼多年,竟到了21歲才開竅。
從以前懵懵懂懂的那個惹人受不了的ah miang,到現在能在些許事情讓你們驕傲的小民。(總有些許吧>_<)拼命其實都是因你們所有的人啊,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們。

13歲離家求學,西式開放式教育,開拓我世界的同學們。你們對現在的我是有影響的,即使我16歲那年不告而別,頓時消失。

那年。我也談戀愛了。雖然隔年我單身了,但至此,我仍不知自己是怎麼讓那嬌美容顏迷著亦或是讓那暖心的手掌扣著。

也在那一年,我找回童年時的友情,最赤子之心的那種友情。致那已逝去的青春,在此我舉杯願與你們同聲呼喊。

先修班,我遇上了現在的女孩。她依舊女孩。不知道她是否暖心,我知道她有一顆最真最真的心。為這我或許不是最刻骨銘心的愛,但卻是最穩最真的情。即使咱倆不同世界。<3

同時遇上了你們,妳你我她的友情。我們知道很多,我們也不知道很多。同座年半,偶爾換換位子轉換心情。跟著那女皇的腳步,與文藝少年並行,一同陪伴神經質且直率的女孩一起度過那一次的最後的校園生活。那青澀的不行的過去,到各自精幹的現在,這就夠讓人熱淚盈眶的了。

到現在所有的人們都各自上了大學。
而我,有時候真的在想,到底我上了大學?還是大學上了我?
或許都有。那樣心裡才會平衡一些。


我一直告訴別人,21歲不是迷茫不是尷尬的歲月,而且要活的更加精彩,跨出這那些迷茫年代,活得更自在。

但願人生某個地方有那麼一件為我量身訂做的平整襯衫,當作我的成人之禮。
願我擁有自在的桃李年華。